首页 > 旅游 > 异域风情 > 正文

小伙花11万彩礼娶老挝媳妇 婚礼办完人不见了

文章来源:
字体:
发布时间:2017-02-05 15:54:53

   28岁的小段花了十几万元彩礼,不远千里从老挝娶回个洋媳妇。布置新房、办婚宴,可没想到,办完婚礼刚过几天,洋媳妇走了。

 
  “给11万彩礼,把媳妇领回家”
 
  小段是泾阳县兴隆镇齐家寨村人,从事装卸工作,28岁了还没有结婚,56岁的父亲老段看在眼里急在心上。“我们一家三口都是残疾人,儿子左手有残疾,以前也在本地说过媳妇,但一直说不下。”老段说。
 
  去年11月22日,老段认识了本地的一个媒人王某。“对方说可以给我儿子介绍一个老挝媳妇,给11万彩礼,就能把媳妇领回家。”老段说,他们附近的几个村子都有从老挝娶来的媳妇,现在过得也不错。想着家里的状况,他同意了王某的要求。
 
  “11万彩礼分三次给,去老挝先给6万,把媳妇领回来再给3万,媳妇的所有合法手续办完再给2万。”老段说,合法手续就是指媳妇的迁移证、长期居住证等,有这些手续才能办结婚证。
 
  给小段娶媳妇,小段当然要看一下。去年11月24日,小段和王某一起去了老挝,老段也如约打给王某6万元。
 
  转眼快一个月过去,小段那边的媳妇谈好了。去年12月22日,小段和王某一同乘飞机回泾阳。“回来之后,说媳妇过两天就到,但一直拖到了今年1月13日,媳妇才过来,我们当天晚上9点多,去西安火车站接的媳妇,回来后一直很顺利。”老段说。
 
  媳妇叫阿丽,长相乖巧,老段一家人欣喜万分,如约将3万元给了王某,同时催促王某尽快把媳妇的合法手续办过来,一边张罗着给儿子布置新房和婚礼。“阿丽家在老挝一个山里的村子,家里很穷,我见过他父母亲戚,她也愿意和我在一起。”小段说,“我们去那边随时有翻译跟着,回来简单的语言还能沟通,这次她自己走了,我感觉她是在骗我。”
 
  没领结婚证 先办的婚礼
 
  阿丽来的时候带着身份证、户口本和护照,都是自己随身保管,只留给老段家一份户口本和护照的复印件。“护照2月9日就到期了,我就一直催王某办手续,王某说阿丽的一个亲戚过几天来,会把所有的手续都带过来,给我微信上发了所有手续的照片。”老段说,到最后,王某说让先给娃结婚,回头办手续。
 
  根据约定,最后2万元要等所有手续办完后才能给,但1月20日左右,老段将最后的2万元打给了王某。“对方说老挝那边的中介一直催了,他自己都把钱垫了,所以我们就把钱汇给他了。”老段说。
 
  1月22日,老段在镇上的一个饭店摆了13桌,给儿子办了婚礼,但没有结婚证。“结婚后,媳妇表现还挺好的,陪着儿子走亲戚,亲戚也都给红包。”老段说。但让人没想到的是,1月29日(大年初二)下午4时许,小段和媳妇走亲戚回来,一个转身,媳妇没了,小段一家人慌了。“听村子里人说,阿丽坐上了一辆白色轿车走了。”老段说,之后的4天,他和亲戚一直在寻找阿丽,但没有消息。
 
  两人合影两人合影
 
  2月4日,老段家门口贴的“囍”字表明刚刚办过喜事。里屋为小段的新房,客厅里电视、茶几沙发均为崭新的。卧室中,崭新的空调上也贴着“囍”字,衣柜、床及床铺均是新买的。床头上方,挂着小段和媳妇的照片。“这床上铺的都是买最好的,房子也是新装修的。”小段的奶奶说。
 
  阿丽的户口本和护照复印件均为老挝文字,一般人无法看懂,只能在户口本复印件上看到三张照片,显示阿丽为1990年出生。阿丽走后,小段的一个亲属在微信上曾联系过对方,但对方只断断续续重复说到,阿丽要回家……华商报记者多次拨打阿丽电话,但对方一直处于关机状态。
 
  结婚拍的婚纱照结婚拍的婚纱照
 
  据中间人王某介绍,他之前在老挝那边打过工,第一次给人介绍那边的媳妇,彩礼钱除过自己的一部分,其他的全部给了老挝的中间人。“我和老段家还有点亲戚关系,肯定不会骗他们,但这个媳妇是跑了,还是走失了,我也说不清。”王某说。
 
  “我给儿子布置新房娶媳妇都是借的钱,现在只希望尽快找到人,以后的话再说吧。”老段说。目前,老段已向泾阳警方提供了详细资料,希望能尽快找到阿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