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科技 > 通信 > 正文

老兵退伍后寻访牺牲战友家人 每年都上门探望

文章来源:
字体:
发布时间:2017-02-05 17:02:37

   1月23日,年关将至,59岁的汤宏寿提着几箱水果,看望了93岁的殷金莲老人。老人上了年纪,有点听不大清楚,汤宏寿就贴近她的耳朵,喊了声“老妈妈”。老人拉着他的手,笑得合不拢嘴。事实上,老人是汤宏寿的战友严福生的母亲。

 
  1979年,一群20岁左右的江苏籍年轻人在边疆的战场上浴血奋战。战前,他们曾约定,如果有人牺牲了,活着的要去看望逝者的父母。“牺牲战友的父母就是我们的父母。”截至2016年11月,汤宏寿和他的战友们已经找到了5位泰兴籍烈士的家人,兑现了当年的承诺。如今,汤宏寿一边继续寻访江苏籍战友家人,一边整理烈士的生平资料。他正着手写一本传记,把烈士们的事迹记录下来。
 
  相约
 
  战场上相互支撑,许下生死承诺
 
  1979年2月,21岁的汤宏寿和一些泰兴同乡远赴云南、广西,走上了战场。浴血奋战中,5名泰兴籍战士壮烈牺牲。战前,他们曾经约定:如果有人牺牲了,活着的要去看望逝者的父母。这句生死承诺,汤宏寿至今不曾忘怀。
 
  汤宏寿所在的连队,有15人是泰兴地区的,都是抽调过去的战斗骨干。一开始,相互之间都不认识,后来熟络起来才知道,这些战友还是泰兴老乡。于是,彼此之间达成一种心照不宣的默契:“我们都要更加互相照应、互相帮助。”
 
  1月23日,现代快报记者来到汤宏寿家采访。在汤宏寿的记忆中,38年前的这个时候,他和战友们已经到了广西,开始艰苦的临战训练了。
 
  汤宏寿回忆,战争非常残酷,“一个炮弹打过来,被击中的战友就牺牲在我们面前。战场上,我们只能相互支撑,战友就是彼此的依靠。”他还记得,一次撤军归队的过程中,战友蔡先甫为了帮助另一位不堪重负的战友,独自一人扛了两支枪,在过河时没能蹚过去,“他就那样沉了下去,当时都没能打捞上来。”
 
  寻访
 
  四处打探消息,找到5位烈士家人
 
  1979年3月,部队凯旋,汤宏寿回来后就上了军校,军校毕业后被分配到上海警备区工作。1987年,他从部队转业回到老家,最记挂的就是寻访战友家人。“那时我们还没有电话,当年留下的地址也不详细。即便是当年泰兴籍的战友,彼此之间也不知道联系方式。直到后来团里组织活动,幸存的战友之间有了通讯录,交流才多了起来。”
 
  2009年,距离当年的生死一诺,已经过去30年了。“我和战友们一起去扫墓,在烈士们的墓地上,我下定决心,一定要兑现承诺。”汤宏寿回忆,寻访烈士家人之旅,也是从那时候开始的。
 
  汤宏寿说,寻访牺牲战友家人的过程很曲折。他和战友们一起,根据回忆和当年有限的记录,一家一家地寻访。时间长了,有的战士档案丢失了,有的因为拆迁搬了家。他们只知道有几位烈士是泰兴的,去烈士陵园扫墓,找到一些线索,但都不详细。从一开始口口相传打听消息,到后来建了战友群,直到2016年11月,终于把泰兴籍5位战友的家人都找到了。
 
  探望
 
  见到烈士母亲,他喊“老妈妈”
 
  “有的烈士的老母亲还健在,我们见到老人家,第一件事就是喊声‘老妈妈’。在我们心目中,他们的父母就是我们的父母。”现在,汤宏寿和战友们又扩大了“寻亲”范围,希望寻访更多的江苏籍烈士的家属。
 
  1月23日,快过年了,汤宏寿带着水果,看望严福生烈士的母亲殷金莲。殷金莲已93岁,随大儿子严伯生,跟孙子、孙媳住在一起。老人经常听不清别人说话,但精神矍铄。看到汤宏寿进门,老人一把拉住他,两人拥抱在一起。汤宏寿贴近老人的耳朵说:“老妈妈,我来看您了!”
 
  殷金莲老人拉着汤宏寿的手,两人坐在沙发上聊家常,老人不住地点头,笑得合不拢嘴。老人的孙媳李爱民说,经常听奶奶提起二叔严福生,几年前见到二叔的战友们,心中更加感慨和敬佩,走动多了,感觉就像家里多了一门亲戚。汤宏寿告诉现代快报记者,自从找到了烈士们的家人,他和战友们每年都会前去探望。
 
  传承
 
  整理资料,着手写烈士传记
 
  1月23日,现代快报记者在汤宏寿家看到,客厅方桌上,摞着几叠泛黄的笔记本和稿纸。翻开笔记本,字迹工工整整,记录着烈士们的信息和资料,包括家庭住址、当年所属连队、家属联系方式、父母是否健在、父母年龄等。
 
  稿纸上的记述则更加详细:“蔡先甫烈士,高中文化,1974年12月入伍,他刻苦学习知识和技能,两年后就当上班长并入党。1979年初,上级要求从南京军区抽调一批战斗骨干,支援广西、云南前线作战,他写血书请战。到前线后,他组织全班进行临战训练。1979年2月17日,他参加作战……在撤退途中帮战友背枪,在渡河过程中牺牲……”“严福生烈士坚决要求上前线,可他身体瘦弱,连队不同意……他第二次写了血书……”一页页翻下来,还可以看到删改、补充的笔迹。文字朴实无华,没有过多的辞藻和修饰,甚至遣词造句还有待推敲,却真实地还原了烈士们的生平事迹。
 
  汤宏寿说,他现在正准备着手写一本烈士传记,记述江苏籍牺牲战友的故事。“目前,有的烈士资料不齐全、档案丢失。我现在一边和战友们继续寻访,一边开始整理资料,希望把烈士们的事迹记录下来,把烈士精神传承下去。”